临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眉山市诉非衔接矛盾纠纷解决机制改革试点纪

发布时间:2019-10-13 03:13:31 编辑:笔名

眉山市“诉非衔接”矛盾纠纷解决机制改革试点纪实

提起2012年年底那次讨要工资的情形,原仁寿县蓝迪家私厂工人康有刚说:“当年,厂方欠下巨债,工厂关门,为拿到工资,我们被迫围堵大门。有人提出上访和打官司,要不是政府及时出面协调,为我们128名工人组成法官调解组,估计是拿不回血汗钱了。”

2012年,四川省眉山市两级法院成为全国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简称“诉非衔接”)矛盾纠纷解决机制改革试点42个地区之一。在“诉非衔接”改革试点过程中,当地通过社会治理创新,将发生在一线的矛盾化解在一线。

调解将矛盾化解在一线

2011年9月,眉山市丹棱县仁美镇光明村四组57户村民与符卫华、王卫等人签订120亩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用于繁育杂交水稻种子。合同约定,经营期限15年,承包费以当年黄谷的市场中等价格为准,违约金按每亩5000元计算。

2012年9月9日,承包方告知村民,由于资金不足,经营亏本,要求解除合同。村民们认为,承包方提前解除合同应按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除此之外还要求承包方支付第二年承包租金,并修复被毁坏的道路、沟渠,否则不同意解除合同。丹棱县法院张场法官在听取案情介绍后,认为进入诉讼程序不能及时有效化解该纠纷,如果将此案委派给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更有利于纠纷的彻底化解。

经过商议,在征得村民和承包方同意后,法院将案件委派给仁美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通过非诉讼方式调解处理该纠纷。仁美镇人民调解委员会采用“背靠背”的方式组织双方调解,给双方讲明道理、分析利弊,向村民宣布调解方案,逐一征求57户村民的意见。经过努力,村民和承包方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村民杨文军对这种调解方式很满意。他说,如果没有人民调解委员会,就不会是现在的这种结果,如果去法院打官司,谁来出费用,找谁来为我们打官司,都是问题。

“诉非衔接”改革试点在眉山开展以来,法院系统紧紧依靠党委政府的支持,积极动员中间力量参与,充分发挥基层组织作用,运用委派调解机制妥善化解了多起涉及基层老百姓的矛盾纠纷问题,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接地气的调解方式化矛盾于无形

近两年,眉山两级法院对15951件案件当事人进行了辅导,辅导后主动放弃诉讼的达3950件,分流非诉调解的有7005件。立案法官在审查立案同时开展的诉讼辅导让当事人理性选择解决纠纷方式,让诉与非诉衔接配合更为顺畅。

眉山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2013年,全市矛盾纠纷总量71700件,通过非诉纠纷解决化解的有58486件,占纠纷总量的81.57%。通过法院诉调对接平台分流化解民商纠纷10730件,最后进入审判程序的案件只有2482件。

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刘楠介绍:“为提高调解员的调解能力和调解技巧,2014年,眉山市法院组织资深法官和邀请知名法律工作者对调解员进行职业培训77次,培训调解员2057人。”

2014年1月,吕志光与万里刚签订了“中国泡菜城”红四方食品公司的盐池雨棚工程转包合同。在吕志光组织工人进场施工后万里刚支付了首批工程款20万元,之后,万里刚以雨棚用料不合格为由不再支付余下工程款。在多次催款无果后,吕志光开始四处信访。眉山东坡区法院在收到这一案件材料后,考虑到本案涉及中国泡菜城,发包方认可拖欠款项事实,只是双方对材料是否符合约定争议稍大,案件存在调解的可能,遂将该案件委派给新成立的泡菜行业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泡菜调解委在接到委派后,派出调解员积极主动与当事双方联系调解事宜。泡菜行业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员给当事双方分析利弊,讲明法律关系和道理。经多次沟通调解后达成调解协议,并将最终调解协议送去法院进行司法确认,使最终协议具有法律效力。

刘楠说:“由于诉前调解为纠纷解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全市法院经过非诉诉前调解的案件平均审理时间缩短17.29天,对纠纷的解决实现了高效率、低成本。”(光明 李晓东 危兆盖 光明通讯员 雷 建)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微商城电脑版
分销平台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