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娱乐一下_1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2:45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娱乐一下

“你有事向我请教?”

梅天娇微微一怔,她与秦石之间,只有谋面之缘,而且只是在姚村的一面,并且还相互不识,秦石怎么会有事请教于她?而且是困惑许久的事。

“嗯。”秦石很尊重的点点头,道:“前辈,当初在姚村,可是你出手相助?”

对此梅天娇没有隐瞒的点头。

第一项被确定,秦石的心又绷紧几分,他面色凝重起来的又开口道:“那敢问前辈,晚辈与凶魔交手时,是您释放出的威慑力吗?”

“你与凶魔交手?”梅天娇黛眉轻蹙,摇头道:“当时,与你对面的,不是苏辄吗?怎么成凶魔了。”

秦石惊讶道:“前辈是我与苏辄交手时才出现在姚村的?”

“是啊。”梅天娇轻点螓首,道:“我这七十年,始终在探寻张浑的罪证,那日正巧在赶回剑宗的路上,从姚村方向感受到极强的灵力波动,为此我才赶了过去,没想到正好碰到你与苏辄交锋,我和剑擎与苏辄本身就有恩怨,所以才出手相助的,为此还暴露了我,其实那一次,苏辄便认出我来了。”

而听闻,秦石却是感到失望,他黑眸独自黯然失神的低下头,在心中喃喃:“看来,当初将遮天一魂逼走的,并不是梅天娇长老啊。”

“我早就和你说过,这妮子的修为虽说不错,不过也就只能算上中坚之力,是不可能将遮天震慑走的。”

“但不是她,会是谁呢?”秦石再次被这个问题困扰。

“秦石,你没事吧?”剑擎问道。

秦石这才打了个激灵,将心中的疑惑暂时放在一旁,干笑道:“没事,没事,剑擎长老,我敬你一杯。”

“嗯。”

剑擎彬彬有礼的举杯,一饮而尽。

从梅天娇口中,并未得到秦石想要的结果,这让他心中多少有些失落,在接下来的酒桌上,他也没在多言,与剑擎等人的沟通,多半也是家长里短。

剑擎与梅天娇始终还是认定,以如今秦石的修为应当担任一方长老,或是首席。

对此秦石连忙摇头:“两位前辈,再怎么说,晚辈才入剑宗一年,资历尚浅,就这样做了长老,或多或少会落人口舌,所以我想这件事还是暂且缓缓吧。”

“你个臭小子,若是你刚入宗时说这话我还信,现在你在弟子里的威望,照比执法阁的龙挺严都是高上几分,你敢说自己资历尚浅,我看你就是偷懒不愿意做吧?”

小心思直接被剑擎说出,秦石多少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没有接茬。

好在,有梅天娇解围,她没好气的瞪了眼剑擎,嗔怪道:“行了啊,秦石不愿意做,你何必为难他呢?再说,剑宗真有事情,他不都是冲在最前面吗?小孩子,受不惯约束,和那些繁琐的规章,也是可以理解的。”

梅天娇言罢,剑擎明显弱了下去:“是,是,是,天骄说的对。”

秦石见状,不由扑哧一笑。

“臭小子,你笑什么?”剑擎脸红脖子粗的瞪大牛眼。

秦石撇着眼,小声嘀咕:“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臭小子,你找打!”剑擎涨红的就要抓秦石。

咻一下,秦石连忙绕到梅天娇身后,这让剑擎再次没有办法,惹得梅天娇也是裙纱遮面的轻笑。

就这样,一直到傍晚,秦石才从羽月的住处离开。

离开时,他还是不禁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能从梅天娇得到些关于当日在姚村的信息,结果还是竹篮打水。

“小子,你也不必叹息,我想那人的出现绝非巧合,只要你与溟组之间交锋不断,将来迟早他还会再出现的。”

“也只好如此了。”

秦石撇撇嘴,旋即仰望星空。

刚入夜的苍穹上有熙攘云雾,衬托着那万千的繁星眨眼,令其显得惟妙惟肖。

而在这易经当中,秦石却是深深长叹:“山河万千,浩瀚星河,和这些比起来,我真是渺小至极啊。”

“没人能与天地相比。”

秦石点点头,旋即他黑眸凝聚,瞳孔间猛的闪烁起道森森寒意,吐气道:“呼,也歇息些时日了,该是时候去办正事了。”

言罢,他将黑袍裹紧,咻一声破空消失在夜空里。

一路上,他速度极快,半柱香过后他来到一间紫色的闺房前。

这闺房,是紫玲莎在剑宗的住所。

咚!咚!咚!

“谁啊?”敲门声过后,闺房中传出空灵之音。

这一句谁啊,弄得秦石有些尴尬:“是我!”

吱——!

沉默半响,房门被打开,当即映入秦石眼帘的,是一道曼妙婀娜的倩影,倩影身着淡紫色肥大宽松的睡衫,一席犹如瀑布般的秀发散落在香肩上,上面还隐约有水珠轻轻滴落,从此可见紫玲莎刚刚完成洗漱。

看着眼前这副美妙绝伦的画卷,秦石总归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多少血液有些火热起来。

最可笑的是,不知是老天故意要捉弄他还是如何,一滴水珠从紫玲莎的发间滴落,正巧打在那胸前的两座骄傲之上,在水珠晕湿下令那淡紫色的睡衫变成半透明状,藏在当中的两只白兔若隐若现。

“咕噜……!”秦石忍不住的咽了口吐沫,唇舌干涩。

“看够了没?”

突然,紫玲莎微微嗔怒的哼声。

这一下才惊醒秦石,让他不舍的将黑眸从那酥胸前挪开,舔了舔嘴角尴尬的道:“额……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紫玲莎本来是装作生气,后来突然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噗……!”

旋即,她调侃道:“我全身上下哪你没见过,还学会不好意思了呢。”

紫玲莎这么一说,秦石更加尴尬了,一想起当初在神域总结时,紫玲莎赤果之身在深潭之下为他疗伤的样子,让他感觉面庞似乎都要燃烧起来的滚烫。

“说吧,这么晚来找我什么事啊?”紫玲莎歪着脑袋,用毛巾将湿漉漉的头发擦干,道:“怎么?不会是开窍了吧?但我事先可和你说好啊,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你要是不能给我名分,休想把我占有,我会死在你面前的。”

闻言,秦石面庞阵阵阴郁,心中满含无奈啊,紫玲莎的这性格啊,真是让他有些哑口无言。

“哼,不吱声,怎么认输了?算了,姐姐大人有大量,不和你开玩笑了,进屋来说吧。”见秦石半响不言,紫玲莎扮了个鬼脸,让出半个身位来。

秦石这才松了口气,进入闺房当中。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未察觉到紫玲莎那玉眼最深处极致的失望与忧伤。

紫玲莎随手将房门关上,示意秦石先坐在床榻上,旋即沁了杯浓香抹茶,递给秦石。

“说吧,你这么晚来找我,总不能真是饥渴了想让我陪你吧?姐姐可不伺候。”

秦石满头黑线,绕过这个话题点点头:“嗯,我来找你,是想问你,之前你说有事情要告诉我,是有溟组的消息了吗?”

“哼,我就知道。”紫玲莎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纤细的美手一转,一道由灵力形成的影像被她抛出。

那影像,是一间古老的房间,在房间当中汇聚三道虚影,秦石看见那虚影黑眸当即一寒。

因为那三道黑影所穿着的血袍上,皆是刺有此生秦石都不会忘记的血云图案。

“这是哪里?”很显然,这三道虚影皆为溟组之人,秦石情绪激动的喝道。

“激什么动啊。”紫玲莎瞪了眼,旋即道:“这地方,名为幽庭殿。”

“幽庭殿?”秦石微微眯眼。

紫玲莎轻点螓首:“嗯,幽庭殿,是在我炼域西南方三千里外的位置,这势力依附在我炼域已经有近万栽,是我炼域下三大势力之一。”

“依附炼域近万年?”对此,秦石十分吃惊。

“嗯,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这幽庭殿就是溟组在人界的基地,不过在这里肯定有溟组的人混杂。”

“这样吗?”秦石沉默片刻,独自的思考。

紫玲莎停顿半响,道:“你准备怎么办?”

伸了个拦腰,秦石道:“不管怎样,先去这幽庭殿看看吧,若是这幽庭殿便是溟组在人界的基地,那就给他连根拔了。”

“如果不是呢?”

“如果不是,就将混杂的溟组解决掉,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在问到点消息。”

紫玲莎点点头:“嗯,这是个好办法。”

“哼,溟组,整整八年,总是我明你暗,这一次也该轮到我主动出击了。”秦石黑眸间闪烁起星星寒光。

紫玲莎又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现在吗?”

秦石摇头:“不急,我还有些事要做,三天以后吧,三天后出发。”

想了想,紫玲莎点头道:“那好,那三天后你来找我,我陪你一起,幽庭殿我去过两次,多少熟悉一点。”

秦石会意而笑

,点了点头。

而突然,紫玲莎咧嘴一笑,玉手轻轻撩拨了下香肩处的睡衫,令睡衫顺着那玉臂滑落,露出白皙的肌肤,她妩媚一笑:“正事也谈了,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该娱乐下了?”

...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问答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排行怎么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答疑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治病怎么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