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青莲剑说 第538节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6:44 编辑:笔名

青莲剑说 第538节

夫妻同心,海伦娜自然猜到李大虎的想法,她放下药碗,坐在床边深情的看着老李,说道:“妾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是夫君的人,自然也要替夫君考虑,留在那里只会身不由己,妾并不想被当作货物一样送来送去,只愿与夫君白头偕老,同生共死,更何况还有大郎,二郎和小郎,妾也不想让他们成为被圣庭驱使的走狗,从此低人一等。”

海伦娜的脸上写满的幸福,母性让她做出了最有利于夫君和孩子的选择,家族和西人圣庭显然被放到了第二位,另外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更是让她不胜其扰。

眼下夫妻二人仍未脱离险境,但是海伦娜依然感到无比的安心和踏实。

次日天亮,海伦娜刚拉开屋门,正准备出去打水洗漱,她突然停下了动作,疑惑的低下头。

一只方方正正的锦盒正放在门外。

逃出圣庭的营地后,一路上夫妻二人不断得到各种暗中照顾,使海伦娜对突然出现在门口的锦盒没有任何意外。

东土颇多奇人异士,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将东西放在一门之隔的屋外,并不奇怪。

无论是天宫,还是保密局,两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海伦娜的想像。

“娘子,怎么了?”

屋内躺在床上的李大虎察觉到了妻子异状。

“有人在门口放了只盒子,也许是保密局的人。”

海伦娜将打水的木盆斜靠在门边,她将门外的盒子捧回屋内,施一道圣术结界,将其缓缓打开。

盒内放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圆形黑色陶器,海伦娜与李大虎二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件毫无灵气波动的陶罐状物体究竟是什么。

想来应该不是寻常之物,却如此让人难以猜测。

“这个混小子,在搞什么鬼?”

老李也猜不到自己的小儿子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一路将他俩引到这里,虽说依然没有脱离险境,但是至少圣庭的人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这儿,两人暂时是安全的。

“嗡嗡!”

黑色的圆形陶罐内传出振翅之声,随即有男子说话声从中传出。

“一个时辰后,义善祥的商队将会路过汾县。”

随即陶罐便恢复了安静。

“有人在里面说话?”

老李瞪大了眼睛,反复打量着这只陶罐,如果里面藏着人的话,应该只有指头般大小。

究竟是什么人,怎会如此之小,竟能藏在一只罐子里。

海伦娜也同样疑惑,她一掀罐盖,一股沁人的清新蜜香飘散了出来,罐内并没有夫君猜测的小人,倒是有一只奇怪的金纹蜜蜂和几块蜂蜜。

“这蜂居然会说话?”

老李掂着自己的下巴,疑惑不解。

“不是妖族!”

海伦娜重新合上罐盖,里面的怪蜂并没有任何妖气波动。

可是能够口吐人言的妖族,至少也是灵犀境巅峰的小妖,像方才口齿清晰,有逻辑有条理的话,只有吐纳境的妖族才能够驾驭自如。

“快些收拾,说不定是小郎安排的。”

李大虎倒是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的儿子,老李家的种就没有一个是孬的,哪怕不能武,起码也是个读书种子。

夫妻二人连忙准备起来。

不早也不晚,一个时辰后,由百辆满载马车组成的浩大商队从李大虎和海伦娜两人居住的屋门前经过。

车夫,护卫,伙计,管事,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多人,突然多出两个,丝毫没有任何异状。

商队早有安排,对于老李夫妻二人的临时加入,完全没有任何排斥,自然而然的将两人融入了进去,仿佛原本就在商队里一般。

义善祥的商队出了城,商队的护卫们开始扯起嗓子吼了起来。

“四海之内皆兄弟!”

“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

“义字当先,和气生财!”

附近没有山匪,但是喊上几嗓子,不仅能开开音,还能通一下肺窍。

李大虎兴致所至,也跟着吼了几声。

当年他也算得上是坐地山主,商队供奉买路财的绿林好汉,对义善祥喊的这些东西并不陌生,吼起来颇有几分老护卫的威风。

那些商队护卫们看向他时,颇有些尊敬,以为是老前辈,却没有想到对方却是山大王出身。

商队行进在官道上,天空中偶尔会有圣士的身影掠过,圣庭开始扩大搜索范围。

“别抬头看!”

扮作厨娘模样的海伦娜小声提醒那些好奇的护卫和伙计,她不敢保护那些圣士中有感应敏锐之人,能够察觉到地面的注视。

车夫们的心思都在挽马上,倒是没有一个察觉到天空中的异状。

“东张西望什么,安心赶路,别管其他!”

义善祥的商队管事大声喝斥,再也没有人心不在焉,一个个打起精神,将大武朝有数的大商队威风打出来。

得了大掌柜的吩咐,这支商队只管带人,还多带了两份真实的路引凭条,至于加入队伍的人叫什么,哪里来的,什么时候离开,一概不问。

管事倒是隐约听说,商会欠了一位身份尊贵大人物的人情,才临时安排了这次接应。

虽然不知其中风险,他还是尽力而为,保障两位临时加入队伍的客人一路安全。

保密局完全发挥出了东土和大武朝的本土优势,在关西道,甚至在其他各道也安排了许多金发碧眼的胡姬与东土糙爷们儿抠脚大汉的组合,哪怕圣庭在东土埋下了不少眼线,可是为了防止疏漏

,依然难免疲于奔命。

东土也有不少金发碧眼之人,多来自于戎人的风玄国,只要肯花上些银钱,弄来几百个年轻貌美的西人小娘,简直是轻而易举。

哪怕西人小娘与东土爷们结伴而行实在是抢眼,但是依旧苦了那些初级圣士,投入大量精力和财务,依然一无所获。

保密局并不仅仅是接应李公子的爷娘,还趁机设局抓捕落单的初级圣士,从其口中套出有用的情报,将西人圣庭的动态掌握的一清二楚。

初级圣士的身份远远比寻常西人高贵,来到东土的圣士死一个便少一个,连续失踪了十余人后,圣庭也学了乖,每一伙圣士至少有五人,因此保密局便放弃了这场捕猎行动,见好就收。

短短两天的功夫,掠过商队上空的圣士就有五六波,甚至还有人从天而降,落下来打量着商队的每一个人。

然而毫无所知的商队车夫和护卫们将对方当作为术道仙长之流,一些人还停下脚步连连磕头,让这些圣士骄傲的抬起下巴,随后又放出圣斗甲的光翼,再次冲天而起,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就在队伍里面。

海伦娜在圣宗山门被攻破后,便到处东躲西藏,为逃避术道宗门的追杀,将一身易容之术练得出神入化,不仅将自己改头换面,还让夫君李大虎也完全变了个模样,就算是高级圣士奥丁伯父站在两人面前,也完全认不出来。

将关西道府城洛宁城闹得鸡飞狗跳,留下累累血债的圣庭飞行舟收回了所有的圣士和圣兽后,终于缓缓移动着离开了城池上空。

连续大搜了七八天,几乎将整个关西道掀了个底朝天,再加上附近其他几道又闹得厉害,抵达东土的圣庭终于按捺不住,开始重新合兵一处,以免被东土术道各个击破。

事实上他们的选择是明智的,如果还在继续坚持搜索海伦娜和李大虎二人,恐怕李小白真的会策动术道,抽冷子给这些飞行舟一个狠的,东征计划少不得要生出一些波折。

以保密局对现存八艘飞行舟的动态监控能力,想要安排一次极具针对性的伏击是很容易的事情。

西人东征,将天下这盘大棋放在了东土上,他们既是棋手,也是棋子,在没有完全消灭东土术道之前,这场博奕绝不会因为西人的意志而单方面的发生变化。

更何况圣庭,术道,东土世俗和天宫四方更是会使这盘大棋变得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李小白这个幕手黑手,不动则已,动则便会给各方一个大大的惊喜。

在洛宁城外的庄子里待了三天,李墨终于等到了信蜂盒子的振翅声。

挂在腰间的盒子刚刚发出嗡嗡声,他立刻迫不及待的拿了起来。

“我是保密局关西道十夫长狼蛛,遣一半的人手前往固县待命,最好是武者,那里放了二十架八牛大弩和千支破甲弩箭,剩下一半人西南二十里处等候义善祥的商队,两边都会有人接应你们,在接到人后,立刻走固县往东,切记,切记。”

这一次保密局那人说了很多,计划极为详细。

因为事发突然,时间仓促,一直在持续跟进行动的只有保密局,李小白手中仅有的一艘机关舟在天宫,有些资源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从帝都天京调运过来。

为了保证接应顺利,他利用香君女帝给的圣旨,直接下令给关西道的折冲府,将国之利器八牛大弩从军营中调了出来。

八牛大弩的倾力一击,即便是初识境术士的灵气盾也难以抵挡,极有可能会发生盾散人亡的下场。

依旧和上次一样,那边刚说完,通话就结束了,李墨依旧没能与狼蛛说上话。

不过对方交待的事情倒是清清楚楚,并没有任何遗漏。

天宫的人抵达洛宁城外只有三天,但是保密局却与圣庭整整纠缠了七天,到处干扰对方视线,屡屡破坏追踪线索。

圣庭每每以为自己快要抓住叛逃的海伦娜圣女和她的丈夫时,却最终无可奈何的发现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遇弄。

冒充两人的西女和东土男子只是收了银钱,甚至给立了婚约,做了真正的夫妻,却对指使者完全毫无所知,甚至连长像都记不起来。

直到现在,保密局一步一步的谨慎落子,不断调动西人的注意力,终于给李墨这些人创造出了机会,利用西人圣庭的搜索空档,完成李大虎和海伦娜夫妇的快速安全交接。

“准备行动!”

李墨并没有迟疑,根据自己带来的人,迅速调兵遣将,准备好转移的工作。

事实上接应和转移只占了整个行动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行动还是以阻击圣庭的追击为主,否则保密局也不会专门调来二十架八牛大弩和千支破甲弩箭这等利器。

在某种程度上,使用了破甲弩箭的八牛大弩对初级圣士还是具有相当威胁性的。

约四十多名武者和二十多名术士当即毫不迟疑的赶赴固县,布置阻击行动,其余的人跟着李墨赶往庄子西南方二十里的官道,等候商队抵达。

路边草木棲棲,李墨一行人的提前到来,惊走了许多野兔野鸡,甚至还有两头胆大包天的野猪。

他们潜伏下来的两个时辰后,一支规模不小的商队缓缓出现在官道上,百余辆满载的马车,一眼从头望不到尾,护卫持着兵器,有骑手在前面开路,保证商队顺利前行。

同走官道的行人和农人立刻让到路边,惊讶的打量着这支插有义善祥商号的队伍从眼前经过。

“等等,停上!”

队伍中充作护卫的李大虎突然大喊了起来,他察觉到周围的一丝异样。

“停步!”

商队管事抬起手,整支队伍迅速停了下来,他回过头望了过来,大声问道:“怎么了?”

“太安静了!附近有人!”

以多年的江湖经验,哪怕在封狼道西延镇当个土豪劣绅多年,老李的警觉性依然没有降低之多少。

正因为这份警惕,才使得他和海伦娜在圣庭的追击中每每化险为夷。

其他护卫们互相对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这个老李的经验当真是丰富,就像是做了几十年的老护卫般,竟然连附近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发现。

“孩子他爹,是墨儿!是墨儿!”

海伦娜提着裙角奔了过来,指着远处正在缓步向商队走来的人影。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小儿半夜发烧怎么办
小孩咳嗽怎么治
心梗的级别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