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春秋沙石鎮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6:45 编辑:笔名

  三朝回门的姜齐,两个使唤丫头,一辆马车和车夫,回玉门关

  马车驾的得心应手,我先前从未试过,原来不难这样的望门寡妇,若是三尺白绫,随夫君而去,夫家得一个贞洁烈女的牌坊,一年又多了几百两银子要赚了一年的几百两给了十二恨,以后每年都又有几百两了一个克夫的女人,活着远远没有死了的价值大只是十二恨,该派小七来小七,又受伤了罢

  一路风沙渐多,车马愈加难行离镇大约还有两天路程,黄昏路转,有枯树横在路中,我尚未下车,便有刀影扑面而来,刀锋凌厉,来回之间,眼神交汇,竟是小七来了我翻身一挡,臂上虚受一刀刃气,渗出殷红踢出一脚,小七借了三分脚力,杳杳遁了

  姜齐尚好,只道是劫财

  仔细查看了伤口,姜齐转身下楼,楼梯“笃笃”直响须臾端来一碗白粥,看我喝了,便随身坐下“在开封好么”客栈的灯,照在姜齐脸上,忽明忽暗,微微有些古铜色我悠悠问了,又觉不妥,一时无措姜齐垂眼,长眉如黛,淡淡说了个“好”,又喃喃自语:“没有好,也没不好,姑且如此”

  隐隐有蒿草味儿,甚是特别我抬头又问:“你用什么香粉,十分有趣”这是与十二恨无关的记忆,一点初心,偏偏不死

  姜齐一笑,幽幽叹声说到:“不是什么香粉,是沙蒿的味儿,沙石镇远了,带了把青绿沙蒿,就不想念了”褐色粗布包裹着一把枯草,渐黄已分不清枝叶,姜齐呆呆看了,又包好装在身上灯影虚晃,有人来了

  白杨树下,小七已是焦躁,来回走动远远到了,小七不言,满脸疑惑我笑道:“怎么是你来了”小七低声苦笑:“二哥二哥为何不杀姜齐”小七随身短刀在夜色下银亮,“小七你武功精进了些,非要吃了苦头才甘心十二恨等了几天”我问道“四天死讯没到开封,我自己要来了,二哥,怎么不杀姜齐”小七仍是执疑我问小七:“你真想知道”小七点头,慎重恭敬,只因我是二哥

  你还记得玉穗么忽然心血来潮,问的小七一阵莫名

  染香园的卖身卖艺的绣娘子,貌美多才艺怎么,玉穗姑娘不是沈家老爷的专宠么,她和二哥有关小七眼神精光闪烁,难掩疑惑与诧异

  关系不大沈夫人找了我,沈叙知道也不知道

  玉穗姑娘无故癫狂说是被沈老爷厌了,悲伤至极,迷失心性,无意投柱而死原来是沈老爷默允二哥如何下的手

  嫖客

  小七大笑,这个不用装了美人如玉,二哥无情啊

  玉穗每夜一炉酥迷香,多加了一点孔雀胆,也不难玉穗要赎身,其实不难,血色珊瑚珠,她随便捏一把,也就够了怪就怪她一晚在枕上对沈叙连说了三次,想要试探,结果把命也丢了

  你说沈老爷不知道什么

  沈夫人持家无道,善妒无德,说是被休,已是死了沈叙杀其正室,因为玉穗已经有了他的骨肉

  玉穗姑娘为何不先说

  心性高傲,看惯风尘,想得一真心,却死得凄凉惨淡

  老七转身默然,良久,缓缓道:“二哥,在十二恨里,我呆了八年,你呆了十四年你不杀姜齐,十二恨要我杀你并杀姜齐姜齐非死不可我不想死,更不想你死不杀姜齐,我们可能都会死你我兄弟,情同手足,若你不忍杀她,我来回十二恨,我愿以命护命,换你不死”

  我只觉得惘然,痴痴竟低头失笑长叹一声,“小七,你离八年还差两月,我呆了十四年又九个月在十二恨里,没有情你我出生入死,也不过是生死间的相惜,更多是身不由己小七,你想呆多久”

  “二哥,我不知道呆多久,我只要我们不死这一次不死,下一次也不死,每一次都不死就是真有那一天,也是死在对手手里二哥,为一个姜齐,不值得不然,你对那个姜齐动情了”

  “没有爱恨,只是她恍惚像似一个人,那时……小七,你不能杀她,至少现在不能”

  杨氏弯腰在灶台旁揉面,见我进来,便立刻站起来,对我说:“渴了,木桶里还有半瓢水,你先喝着,忠老汉去挑去了”我点头意识客气,杨氏又进走一步,上前与我靠近,面色牵强,欲言又止我疑声道:“大娘,有事请说”杨氏低头,叹息一声,“小二……你对姜齐好,就带她走吧隐姓埋名的,别再回来,也好过送到开封每年报个书信,就没挂念了”面粉搀着了高粱粉,略有灰色杨氏手上的已经被搓成细条,掉在地上,没有舍不得我知杨氏之痛,难以割舍,心轻轻吹皱,略有悲伤之意“好大娘这样信任,真是感激不尽,若小二能带走姜齐,必会让她一世衣食无忧”

  若真能让姜齐离开这是非,多好

  每在初一十五,在婆婆身上会有艾草味熏艾时,先把艾草叶子细细的理了,捏紧成团,着了火,任它明灭冒烟很大,又白,顺着风儿往上爬味也浓,头发缝里也是,半日不散一时尽是灰烬,若不用脚踩了,也还是一团在清明时,婆婆一捆一捆的晒着,青白的枝条,灰白的叶子,比我还高偶尔也有菖蒲,婆婆抽出来,抛给坐门口的我,一根比一根的长梅雨时到了,艾草返潮泛霉,偶然一天放晴,婆婆便叫着:“小二,小二,来晒遏草,抱到门前青石上,摆好,回头看着猴儿憨跳,拨弄乱了哪去”我就坐在青石边上,一捆一捆的摊开,一根一根的数晌午过后,要再捆起来抱进去这样琐碎的日子,如水般细腻明亮三年,我与婆婆相依为命

  婆婆守了半生的寡,唯一的儿子,早几年就出去了,说是要出人头地结果真的出人头地了,远远住在县城,锦衣回乡了两次那年我九岁,对婆婆说再等一岁,我也出去婆婆呵呵的笑,低声言语不清县城的轿子来了,我坐在门口,看婆婆烙了几张饼,用布包了,塞在我怀里,拍拍我的头,就被轿抬走了

  忠老汉,小二说了,愿意带姜齐走,你为何非如此不可

  老蠢女人,他带走姜齐,始乱终弃,你保证他不会

  小二应该不会的,看的出来,他对姜齐好

  他可怜姜齐,愿意把命搭上要是让开封那边知道,不说我老脸没地搁,能让姜齐和一个男人跑了吗横竖都是个死,小二死了,开封那边,也不会知道姜齐清不清白回到开封,荣华富贵,衣食无忧,总比在这沙漠好

  忠老汉,这样不好呀,小二救了我们家姜齐……

  睡了,还啰嗦什么

  小七还未到,谁知便成了隔墙有耳的贼我等小七也等得失去耐心这样的风沙,无休无止似的,让人心生疲惫

  入夜的风总有反复之意,呼啦啦吹彻院子里陈年的玉米秸这儿玉米该是越种越少,风沙逐渐猖狂,寂静后只剩萧条斑驳我在堂屋里静坐,消磨这一阵又一阵的沙尘小七从木窗一闪而过,黑衣夜行,气息微微紊乱,是与谁刚过完招我猜大约是十二恨,可小七一闪而过,分明只是个提示即便去问,小七也不会说这沙漠边缘的小镇,藏龙卧虎,真是出乎意料

  有脚步声来,气息均匀,步声平和,舒缓一阵莫名杀气闭目养神,却是那股温暖,悄无声息地散开

  姜齐进来,坐在桌边长凳上,手弯里的箩筐也顺手放在桌上箩筐扁圆,小而精致连同门后的笤帚,一起是今年新下来的高粱穗编的,扎实圆润,应是老庄稼人粗手老茧磨成筐里疏疏些新布,多是零碎布头,红红绿绿,也是如花照眼,两相宜人姜齐对油灯侧了侧身,偶尔有些熏烟,被风吹了,缥缈而上,无迹无踪忽地就听她漫声问道:“要仲秋了,团圆节还赶的回去么这到洛阳,快也得二十天呢”

  我淡淡“嗯”了一声,并无多言姜齐也未抬头,对灯穿针,用牙咬了线,食指一转,打个结儿,拼了两块布头,亮蓝深红花色,密密缝了,摊在一边,又去找了两片姜齐又转头问我:“这做针线好看么”眼睛对着我,那灯光闪烁,更觉得眼神清澈透亮我笑而无语,自己不禁也觉得好笑,温声和语起来:“你和婆婆做针线,像极了”

  十五仲秋,婆婆坐在轿子里,被慢慢抬来,颤巍巍下轿,抬头见在远处的我,便招手停下我一身灰袍,污迹斑渍,一双鞋大了尺码,鞋尖也不能翘起来,软塌塌的挂在脚上婆婆矮了矮拐杖,低头问:“小二,今年你娘回来没么”我看她的眼便垂下来,仍是默默无言“你爹呢,忘给你做月饼了罢”婆婆的手尚不见得苍老,肤色略显苍白,手背青筋隐隐可见抚了抚我的头,转身对身边人说:“带小二到家来,就在我席边挨个凳儿,让他坐到我边来,一起赏月团圆节,总不能让孩子一个人呆着”婆婆歪着,在灯前做针线,针线穿过布缕,拉扯出丝丝的钝响,沉闷厚实,犹似眼前灯油渐渐尽了,光亮也慢慢暗了下来姜齐起身,拂了桌上的布屑,独自回屋去了

  八月的胡杨林,一片金黄,蒴果开端已露出了白絮姜符一身粗布大红,在金黄中明艳跳跃,一时不觉看了,尽是赏心悦目姜符慢慢走来,渐渐连手里的沙拐枣儿也看的清楚翠绿枝条儿缀了数朵薄了又薄的花,红的淡淡失了血色,也算一抹惊艳被她细细手指一搓一转,惨惨掉了花瓣,仍是无意姜符忽然翠声道:“二哥,你看我好不好看”如此直白,只得不动声色,即便人不动,心却不知如何我微微颔首笑答:好看你是这片沙漠里最好看的了姜符欢悦起来,低头羞赧脚步上前,与我同坐远处斜晖将尽,落地一片金黄炫目姜符目光极远,似乎有无限深邃,一时让人无法揣测“二哥,你带我走吧就像私奔一样,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姜符说完,缓缓抱住我的胳膊,把头贴在我的右臂,极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你要是多了解二哥,你就不会这样说了”我忽然心动,反手欲抚摸贴在右臂上的长发,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冲动与怜惜姜符有些哽咽,或者更是决绝的转过头,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是杀手,小七也是你们想杀了姐姐,姐姐已经很可怜了,你放过她,小七也都听你的你带我走得远远的,不好吗”姜符一番话,如惊涛骇浪,让我惊讶万分,一时无措,怔怔望着姜符姜符又说:“你答应我不杀我姐姐,不然,我告诉爹娘,你对我非礼,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看那时会是怎样”我抽出手,理了理她的头发,姜符头发乌黑,沙子落上来,轻拍不掉,用嘴慢慢吹了几口,又有些乱了我深沉长叹,又笑对姜符说:“一起回家吧,天要黑了”

  沙柳丛比人还高,夜色下一阵风沙卷来,呼呼尽是人影我连等两天,都未见小七,隐隐觉得不安又一阵风来,还未转身,小七已经低声喊了句“二哥”我忽地心生不满,想质问小七,又不知从何说起小七开口道:“二哥,你知道姜忠要杀你么”果然不是十二恨,那晚姜忠对小七动了手,却是蹊跷小七身影在月下尽显萧索,我望了望小七道:“知道他初见我时的眼神,已有了杀意”小七恨道:“他以为我是你,连环擒拿手,也还宝刀未老”“你受伤了有大碍么”我问小七哂笑:“还不至于几招下来,姜忠知我不是你,草草罢手,待你还是和平日一般吧”我点头为意转身走了

  心中还是不安,又转身回来,对小七说:“你别插手了,十二恨那边也由我来交代,你回去吧买一包油爆花生,不等返潮,我就来了,一人一半,别再耍滑头”

  小七笑笑,声音惨淡,:“二哥,若是寻常人了,你希望守护姜齐一生,我也想和姜符到老可是,我刚刚杀了姜符这就是你说的心痛么我不痛,我仍然要杀姜齐,因为她不死,你就会死二哥,你不能死的”

  “小七,你为何杀姜符”

  小七仍是惨笑:“她在姜齐房里,背窗缝补衣裳我穿窗而进,就动手了死了才知道是姜符,此刻她悬在梁上,一定很难过我真是大意二哥,要是现在死的是姜齐,你会伤心么”

  “小七,你回去吧姜忠三十几年功力,你对付不了,回十二恨,养伤去吧二哥,不值得你这样”

  姜符真的死了绯红的脸,白皙的脖颈,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翠声问我,“二哥,你看我好不好看”贴在那右臂上的脸,有瞬间的温热,触手可及姜符与私奔的梦,如此就烟消云散了寻常人罢,半匹马肉娶了回来,每日在灶台听她絮叨,真切的活着,最莫过于此了

  那日,你让我带你远走高飞,想了一夜,我愿意姜齐若能回开封不死,十二恨若能放过我,姜符,等老了,你还会不会把头贴在我的手臂上,在那片夕阳将近的地方,被一片金黄淹没

  姜忠甚至还是寻常的衣裳,远远站在那片骆驼刺后,夜色下,一片凄冷呼呼有风暗自吹动,起手便是绝杀必是认为我杀了姜符,非死不可来回过招之间,姜忠久不习武,败相已露,却是气势不减,沉声喝道:“你若真心为姜齐,今日便死在此地,不然,你毁了姜齐一生清誉,老夫不杀你,开封那边,也不能让你活着”我只得勉强一笑,道:“我一个车夫,生死由命多谢‘流沙漠雁’姜老前辈提醒入夜风大,不如我陪前辈回去吧”

  十多年前,“流沙漠雁”还是一个威风八面的人物,我在十二恨,举刀砍杀的木头人之一如今真对上了,又觉得微微有些凄凉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姜忠的怒恨,不由觉得辛酸

  共 822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纷争,恩恩怨怨,纠缠不清姜齐、姜符两个柔情似水的姐妹,小二、小七,一对生死与共的兄弟,还有忠老汉和婆婆……纷繁复杂的脉络交织在一起小二的重情重义,演绎出这场刀光血影中的感人大戏推荐欣赏【:北极主人】

  2楼文友: 21:46:10 欢迎新朋友来到春秋,期待更多佳作

  楼文友: 10:42: 9 风沙未停,我躺在地上,有沙卷进眼睛,双目生疼,两股温热悄然在脸想伸手去拂,却似有万钧之力,压在臂上,动弹不得任其落地,尚还是暖的欣赏佳作

  回复 楼文友: 16:22:08 问好潮仙友人,同好

  回复4楼文友: 16:22:55 问好文友,握手

  5楼文友: 16:52: 7 赵不忆,真名赵东艳,1986年出生于安徽固镇县在她2 岁的时候,她穷途末路,身无分文被一个男人收留了于是他们一起生活了,她也逐渐爱上他了但那个男人没想到赵东艳本质上是个喜欢煽情、邪淫、恶毒的女人男人在外辛苦的赚钱,当然男人也能赚钱,在他的同龄人中没几个人能超过他把钱都给她用了她觉得不知足觉得男人没有痛她、爱她即使在他们生育了一个孩子之后,她依然是这种生活态度后来她采取各种卑鄙手法,强占了男人辛苦占来的钱,还让男人把孩子带走了男人带走子之后,一直想打请她平下心来,好好过日子,好好对待孩子但她却在男人离开之后短短两个月,通过以前群聊的方式,就找了个比她还年轻两三岁的男子过来同居背叛她的事实婚姻就是这么一个 的女人,背弃曾经救过的她的人,狠毒的抛弃孩子居然还整天喜欢写些无病呻吟的散文,实在是好笑啊

心悸心律失常如何治疗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脑梗塞患者可以吃通心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