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流浪藝人搶流浪漢被抓獲救助找到失散21年

发布时间:2019-11-09 02:23:09 编辑:笔名

流浪艺人抢流浪汉被抓 获救助找到失散21年妈妈(图)

失散21年,母亲(中)看着儿子的作品又喜又忧失散21年,母子第一次吃团圆饭文图/万勤 实习生刘诗云 王亚婷 通讯员王正辉 孙逊昨天,武昌看守所,经过特许后,管教解开34岁的抢劫嫌犯江龙友戴着的手铐,给了他白纸和一支铅笔江龙友用颤抖的手,画出了那个已经陌生而又在心中念叨无数次的妈妈的肖像他要把这幅肖像送给妈妈他在画上郑重地写下“妈妈”,然后再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他认识的仅有的5个字“妈妈,我争取早日回家,等我回来”他委托武汉晚报给妈妈带话1小时后,在武昌凤凰山派出所,带着家人,62岁的安徽妇女钱二梅赶来武汉,捧着这幅画像嚎啕大哭:江龙友,我的儿,21年了,妈妈对不住你,你受苦了江龙友是在武昌火车站以画画为生的流浪艺人,要不是他受同伙撺掇去抢劫流浪汉,要不是警方在破案后苦苦帮他寻家,失联21年的母子俩一辈子也没有相见的这一天【破案】流浪艺人抢劫流浪汉2014年10月31日武昌警方接到流浪人员杨某报警:当天凌晨1点,他在武昌火车站地铁站通道内,被三人持刀抢劫现金1000多元,旧一部杨某是在武昌火车站一带拾荒货的流浪人员,他只知道其中一名嫌疑人居无定所,有时拿一个纸盒子在地下停车场睡觉,平时以在火车站画画为生武昌警方截取案发现场的视频截图,对这一带严密布控11月6日9点40分,民警在武昌火车站地铁站通道楼梯口,发现一个背着画板的男子,通过与视频中的嫌疑人比对后,民警当即将其抓获,在其身上发现杨某被抢的当月21日下午6点,武昌警方在洪山区雄楚大道一吧内,将涉嫌抢劫的第二名嫌疑人宋某抓获,第三名嫌疑人袁某仍在追抓中但是,当武昌凤凰山派出所民警办案需核实犯罪嫌疑人江龙友身份时,问题来了  【央求】帮我找找失散21年的家吧江龙友供认自己34岁,户籍为安徽省安庆市正(枞)阳县拉布隆乡大卷大队(音)民警陈伟在上查询,无论如何都查不到相对应的信息对江龙友先后进行了3次提审,江龙友才慢慢道出了他长达21年的流浪生涯14岁时,家里人让江龙友拜同村的朱燕宗(音)为师,和他一起到甘肃兰州给别人补锅一年多一次送锅回来晚了,师父不在,附近的人跟他开玩笑说:“你又出去玩,看你师父回来不打死你”这下把江龙友吓跑了,从此一个人到处流浪只读过半年书的江龙友,虽识字不多,但非常聪明,喜欢画画,他跟街边的艺人学过素描,很快就画得一手好画,之后的流浪生活主要靠画画为生2012年,江龙友从成都流浪到武汉,一直在武昌火车站地铁站通道附近给行人画素描赚钱为生,平时就睡在地下停车场的地上“我也知道抢钱是犯法的,我认罪去坐牢,只是希望民警能帮助我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他央求民警江龙友讲述的流浪经历是否属实是为了隐藏身份编造的谎言还是真实的经历尽管江龙友是 一名犯罪嫌疑人,凤凰山派出所办案专班还是变成了“寻亲专班”零星的信息从江龙友的回忆中拼凑出来:1994年,江龙友离开了家后,一直没和家人联系过,没身份证,只记得家在安徽正阳(音,实为枞阳)农村,家里有父母和兄弟三人,他是老二,还有姑姑、小姨家的附近有山,有一条江,还有一座塔【寻亲】民警找到嫌犯离开21年的家民警通过查询、比对,发现安徽省只有一个叫枞阳县的地方相近可是,怎样缩小范围、确定具体村落成为一大难题去年11月30日,专班民警搭上了去往安徽的长途汽车第二天,民警们辗转到达安徽省枞阳县,通过枞阳县公安局初步锁定了一个叫拉布隆的地方,只是周围一共有四个乡,被高高低低的山坡围绕,交通不便民警走访了两个乡的乡干部,结果令人失望第三天一大早,初冬的山里下起了大雪,山路泥泞湿滑,行路越发艰难民警们捡起路边的树枝当拐杖,一步一滑地走向第三个乡——会宫乡会宫乡一位老乡长回忆:20多年前,听说过有一家姓江的儿子不见了当地热心的老户籍、该乡所有的村总支书记,一起帮忙查找终于,该乡拔茅村的总支书记朱长旭传来消息,他们村有一户姓江的人家在21年前儿子走失民警们赶到后,眼前的景象让人心凉:家里只有一位老人躺在床上,由于老年痴呆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无法与人交流妻子和儿子远在外地打工,一时无法联系所幸当年带江龙友出去打工的朱英中(江龙友音为“朱燕宗”)也在村里朱英中对经历的具体时间和细节已有些模糊,但可以确定的是:21年前,他带着江大毛家二儿子江龙友到兰州补锅挣钱,后失散了,当时江龙友大概是14岁上月4日,民警携带江大毛的DNA样本和江龙友的户籍证明材料回到了武汉【团圆】母子重逢潸然泪下村支书朱长旭通过江龙友的亲戚联系到了他的母亲钱二梅,钱二梅无法相信,自己失散21年的儿子被找到了她从杭州赶回了老家上月16日,钱二梅在村支书朱长旭、侄女朱小会的陪同下,来到武昌区公安分局凤凰山派出所讯问室内“你有几个兄弟”“我兄弟三人,我是老二”“你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我的爸爸叫江大毛,我的妈妈叫二梅”......面对钱二梅提出的问题,江龙友遥远的记忆里只记得这些小名,但这已不重要了,越来越激动的钱二梅捋开江龙友右边眉毛,里面的一处不规则的陈旧伤疤清晰可见,“八九岁时被狗咬的”江龙友平静地回答钱二梅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抓住他的手放声痛哭:“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是我失散21年的儿子啊……”江龙友也许是不愿母亲看到自己现在落魄不堪的样子,一直没有开口相认,只是眼里闪着泪光民警特地为江龙友在看守所请了假,并为这对久别21年的母子准备了简单的团圆午餐此刻,连用来讯问嫌疑人的讯问室都显得那样温馨钱二梅一直看着儿子,一只手一个劲地为江龙友夹菜,一只手抓着儿子的手不愿松开,江龙友也往妈妈碗里夹菜“妈妈……”江龙友一声呼唤,让62岁的钱二梅老泪纵横【释疑】21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昨天,钱二梅带着两个侄女赶到凤凰山派出所,而另一个当事人朱英中也闻讯赶来武昌警方向钱二梅移交了江龙友的私人物品,其中,20多幅江龙友的人物素描作品,有周迅、刘德华等明星,还有普通人物,每张画都画得惟妙惟肖,已有相当的水准钱二梅说,儿子江龙友从小就十分聪明,只读过半年书,但老师让学生画一只公鸡,全班没有一个学生能画出,江龙友却画得活灵活现1994年二月十四(农历),由于家里穷,钱二梅将江龙友托付给朱英中去兰州补锅谋生,校长和老师闻讯赶来时,孩子已经走了5天了“我对不起这孩子,他在外流浪21年,吃了多少苦啊”钱二梅对说着说着又哭了孩子失散后,老伴的身体怄垮了,钱二梅也一直在寻找儿子的踪迹,这么多年,她都在外面打工,希望奇迹出现,在路上与儿子偶遇,没事时到流浪者集中的地方去找,有时候看见一个背影像儿子,便走过去端详为此还挨了不少白眼47岁的朱英中作为江龙友失散多年的当事人,从来没在村里抬起过头,无论他再怎么解释,许多人都认为孩子是被他拐卖了,有人还认为是被他谋杀了尽管江家人对他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但他还是罄尽所有家产,凑了1万元钱赔偿给了江家,为此,他足足还了3年多的债,好不容易才娶上媳妇21年来,他见了钱二梅一家也不好意思打招呼现在好了,朱英中伸手与钱二梅相握失散当年毕竟有14岁,为什么不自己找回家江龙友说,他没怎么读书,当时最远只去过大姨家,也不知自己在那个乡,上世纪90年代曾被收容遣回过枞阳,但自己说不清家在那里,有关部门给了30元钱让他自己回家可家在那里这些年来,江龙友流浪到过兰州、上海、成都、郑州等地,当过建筑工,干过苦力活,曾经靠画画积攒了5万元,但由于没有身份证,钱无法存进银行,只能把它花了,不能住旅社,就在街头露宿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