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皇极至尊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叶云扬出逃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9:19 编辑:笔名

皇极至尊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叶云扬出逃

皇宫,御书房。

皇帝见刘雨莳恢复之前的活泼,非常高兴。

叶云扬和太子站在一旁,二人互递眼神,同时长出一口气。

皇帝只顾着跟孙女说话,把正事忘记的一干二净。

所谓正事,就是把太子和叶云扬大骂一顿,叶云扬年轻小,在朝堂上胡闹也就算了,太子已经到了不惑之年,怎么也跟着起哄呢。

二人进来之后,就一直站在这里,皇帝没说让他们坐,这跟平常有很大的区别。

在皇帝看来,李甫臣这件事应该冷处理,而不是搞的沸沸扬扬。

虽然同样是位列三公,但李甫臣跟当初的迟文白有很大不同,迟文白结党营私,多次拒不执行皇帝的命令,已经到了不得不铲除的地步。

李甫臣虽然也有很多党羽,但最起码他对皇帝是忠心的,不但能完成本职工作,而且还能出色的完成其他任务。

李甫臣倒台,势必要牵连到其他官员,造成朝局动荡。

因为这些官员心中已有怨言和想法,继续用吧,怕他们不尽心尽力尸位素餐;不用吧,短时间里又很难找到合格的继任者。

刘雨莳不动声色的瞄了叶云扬一眼,意思是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以后记得还。

叶云扬微微点头,但并未往心里去。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觀看醉心张節

在他的印象里,欠小丫头的人情多不胜数,要是全都得还的话,估计这辈子都还不完。

太子不动声色的对着他竖起大拇指,夸他脑袋转的快,叫莳莳过来真是太正确了

皇帝很高兴,无意间看到站在旁边的二人,有些不悦的说:“你俩还愣着干什么,扳倒了李甫臣,朝廷里的事情谁来做?还不赶紧去替朕盯着,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拿你俩是问。”

“遵命!”

二人同时夺路而逃,速度那叫一个快。

皇帝气的吹胡子瞪眼,刘雨莳甜声劝道:“皇爷爷别生气嘛,气坏了身体可怎么办?咱们大汉朝局稳定,不会因为倒台了某一名官员,就陷入不能运转的地步,您就放心吧。”

皇帝点点头:“还是莳莳最乖,不枉朕这么疼爱你。”

叶云扬和太子奔出御书房,一起停来,相互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

“殿,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告辞了。”叶云扬一抱拳。

太子瞪眼:“告什么辞,刚才父皇的命令你没听到?”

他耸耸肩:“听到了,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朝廷官员,只是顶了个贵族的头衔而已,无官无权的,所以这些事情还是太子殿来做吧!放心,咱是厚道人,不会跟你争功的。”

说完,他抬起腿扬长而去。

“不是……”太子一时之间找不到反驳之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远,然后气呼呼的说:“你做的好事,为什么让我负责擦屁-股?”

叶云扬回到圣庙,还没进自己的小院,就看到东方伊雪在里面来回的转圈,便开口问:“雪儿,干什么呢?”

“你可算是回来了,有客人到。”东方伊雪正色道。

他一愣,什么客人,能让她如此紧张?

他快步走进院中,沉声问:“什么人?”

“之前在白狄一直为你送信的人。”东方伊雪压低声音,说:“已经来了有大半个小时,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必须要亲自对你说。”

叶云扬皱眉,点点头说:“我去见他。”

信使是鬼面驸马派来的,由于此人在戎狄时出色完成送信任务,后来被派到帝都,仍然负责二人之间的通信联络。

“信呢?”叶云扬问他。

他站起来,摇摇头说:“没有信,只有一个口信儿。”

“什么内容?”叶云扬皱眉。

“那边让我告诉你,他已经出事了,对你不利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大汉,让你早做准备。”他正色道。

叶云扬的眉头越皱越深,什么叫那边?信使对鬼面驸马的称呼一直都是主人,再说了,他已经出事,怎么会有机会让你过来报讯?

他解释说:“让我过来通知你的人,不是主人,而是主母大人。”

是洛玥公主!

他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信使,自己与洛玥公主从未有过联系。

信使知道他不信,接着说:“公主让我告诉您两件事,第一是当初在城头上,她送给你一颗丹药;第二,她对两幅画都很喜欢,从鬼面驸马带回去之后,一直由她保管至今。”

这两件事,足以证明信使代表的是洛玥公主,特别是第二件,因为关系重大,鬼面驸马不可能告诉其他人。

所谓的两幅画,是上次父子二人在戎狄雪山会面的时候,他送的两幅通渊境新灵图。

由洛玥公主送来消息,说明鬼面驸马真的出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郑重其事的问。

信使苦笑:“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好像是说驸马大人去京城述职,突然被陛控制,应该是出什么事情了。公主殿让我火速通知您,让您抓紧时间做打算,别像驸马那样受制于人。”

叶云扬面沉似水,看来信使并不清楚内情,他只是过来送信的。

“好,我知道了,你辛苦了。”

“武英侯客气了,没有其他事,在就告退了。”

信使离开,东方伊雪进来。

见叶云扬脸色不好看,她没有着急开口问,而是很贴心的坐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说:“雪儿,家里出事了。”

“家里?”东方伊雪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在她的印象里,叶云扬一直都是个孤儿,在东平国的老宅也被孙世元烧掉,什么都没有了。

“对不起雪儿,有些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他正色道:“前阵子,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父亲,他并没有死了,因为他的身份太过敏感,为了不横生枝节,我谁都没有告诉。”

东方伊雪瞪大眼睛:“鬼面驸马?”

他轻轻点头:“对。”

“怪不得前阵子莳莳总是打听你的消息,好在我不知道这件事,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已经说漏嘴了。”她惊呼道。

女孩子是敏感的,虽然叶云扬从来没有说过,但她能从一些事情的细节中做出判断,就像刚才直接说出鬼面驸马的名字。

在南蛮的时候,她也怀疑过,为什么南山贼兵和秦军撤退的时机,全都对汉蛮联军有利,而且全在叶云扬的掌控之中。

叶云扬继续说:“刚才的信使,就是负责我和他之间的联络,他帮助我打赢了南蛮之战,所以在戎狄的时候,我也暗中-出了很多力,比如说不让白狄参战,暗中帮助他打赢了戎狄。”

东方伊雪点头:“我明白,你们是父子,血浓于水,不管他为什么会成为秦人,他都是你的父亲。现在他出事了,你打算怎么办?”

叶云扬沉吟片刻,说:“他既然已经被秦皇控制,说明我们的父子关系不再是秘密,消息会很快传到大汉。虽然我立赫赫战功,但是面对这样的大事,皇帝是不会跟我讲情面的。”

“那我们马上离开这里。”东方伊雪斩钉截铁的说。

“雪儿,这件事本不应该牵扯到你的……”

“云扬,你别说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跟你在一起。”东方伊雪扑进他的怀里。

叶云扬心中大感安慰,旋即做出决定:“趁着消息还没有传过来,我们赶紧离开帝都,至于爷爷那边……他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皇帝追查起来,也跟他没有关系,所以我们还是什么都不告诉他的好,免得他做出包庇的行为,反倒不好。”

“嗯,我们马上就走!”

几分钟后,一辆马车离开圣庙,很快消失在城门处。

叶云扬在房间里留一封书信,信上说有事要离开一阵子,不让师兄们牵挂。

马车奔出城门三里后,负责赶车的陈世莱回头问:“公子,咱们去那边?”

“东边,一直往东走。”叶云扬在车里说。

“好嘞,那就一路向东。”

车里,二人依偎在一起,除了一些生活用品之外,他们什么都没带。

叶云扬一直在思索,消息到底是怎么走漏的?

事情要追溯到一天前,大秦北境,鬼面军团驻地。

赢琪急匆匆的跑进主帅大帐,高声道:“不好了,王伟超逃跑了!”

“什么?”洛玥公主站起来,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赢琪摇头说:“不太清楚,我是刚刚发现的!按照时间推算,应该是四个小时前,因为我让人每隔四个小时去巡视监牢,上一次巡视的时候,王伟超好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呢……副帅呢?”

洛玥公主面色大变:“他去京城述职了,两个小时前乘坐飞翼离开大营。”

“那我们赶紧派人去抓王伟超吧,他应该跑不太远的。”赢琪焦急的说。

洛玥公主摇头:“恐怕已经晚了,王伟超熟知飞翼的调动情况,三个半小时前,为你姑父打前站的中型飞翼起飞,王伟超心思缜密,如果没有详细的计划,是不会贸然越狱的。他知道凭自己的两条腿,是不可能逃出生天,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是混上了那架飞翼,会赶在驸马之前到达京城。”

赢琪皱眉:“那他最多也就是保住一条命,外加告姑父的刁状而已,以皇帝对姑父的信任,应该不会……”

“你想的简单了。”洛玥公主打断她的话,说:“王伟超掌握了一个大秘密,一旦被皇帝知道,他是绝对不会讲情面的。你姑父危险了,我们必须做点儿什么,否则情况会很糟。”

可是怎么做呢,就算是现在马上再派出飞翼,也不可能追上鬼面驸马。

但洛玥公主还是这么做了,交代鲁子硕能追上驸马最好,追不上的话就在京城近郊秘密降落,尽量赶在驸马进宫前将其拦住,让他火速返回北方驻地。

本溪整形美容费用
嘉峪关治疗白癜风医院
铜川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本溪整形美容手术
嘉峪关白斑疯医院